叫我小树林就好

日常爬墙,什么都可以磕。

宣群~


就是个聊天群

欢迎大家~

我想写双北aaaaaa

没啥就是个聊天群

炅先生自戏(2)


既然还有有人催更哈哈哈哈哈哈哈(此人已疯)​ (时间线在案子结束后)

​啪的一声,惨白的宣纸以及那纸上刺眼的黑被一只手平按在了书桌上。

手不由得用力的篡了一下捂子,抬眼对上对方深褐色的眼眸。

撒太子低下头,伸手把纸先前推了些。

​“先生,有什么要解释的吗。”

​“……无话可说。”

低头瞟了眼宣纸,指着杀撒两字

“如你所见,当然这张只是一张废稿,写的时候不注意的墨滴上去了。”

冲着对方若无其事的笑了笑,撒太子先是愣了几秒,后突然发狠的掐住了脖子。

虚伪。

谎言。

必须让他显现真面目。

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转换成了恐惧,带着一些惊讶的意味。

看着他丢盔弃甲,露出求生的本能。

对方挣扎着想掰开扼住脖子的手,本来的君子分度荡然无存。

竟有一丝得胜的快感。

窒息感让炅失去了思考能力,眼睛失去了聚焦迷迷糊糊的快晕过去。

他突然的放开了自己。

空气又进入了肺,剧烈的咳嗽起来,捂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地上,碎了。

而自己的第一反应,竟然是觉得有些惋惜。

似乎是要把什么东西咳出来,低着头一手扶着桌角,一手捂着被掐的地方。

“咳……殿下……为何不直接……咳咳……掐死我……”

也算是解脱了。

可以不必成为王上,活在自己是个普普通通的谋士的梦境,忠心耿耿的辅佐他的君王。

撒太子有些不屑的轻哼一声,“那可算便宜你了。”

“你骗朕如此之久,能让你如此轻飘飘的让你走了。先生……啊不,不再是先生了,犯了欺君之罪,便被关在地牢里,朕要你生不如死。”

双指捏着对方的下巴,把对方的脸硬掰过来。

“木兰国皇子。你可知罪?”

捂子的碎片散了一地,装着的热水缓缓的在地板上蔓延开来,反射的光刺的眼睛生疼。

幻想的梦境碎了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其实我当初并不打算写下去来着?
竟然有人求更!  \(≧▽≦)/好开心呀

有人在认认真真的看我的并且喜欢真的十分感谢!

如果效果好我再继续?
放弃吧你懒(什)

可能会继续,这里保证如果往下写一定是甜饼!)

双北怎么能虐是吧(狗头)

一次宣两个群(你是有多懒?)
占tag 致歉

两个群具体我之前都有发(特别是京剧猫那个)

炅先生自戏

真心话大冒险被罚自戏了。

于是不要脸的混更。

   “儿臣将先杀公主,继而杀魏。”

   “终将,杀撒。”

笔尖在宣纸上微顿,墨便在纸上渲染开,大片刺刺的黑使得自己回了神。

无奈轻笑摇摇头,把纸叠起​夹在书本间,把书放回了书架的空位。

我身为木兰国人,一个微不足道顷刻间就能被灭亡的小国。而身为木兰国的皇子,却只能苟延残喘的依附于强国,​活在别人的阴影下,做着一个可有可无的谋士。

​可笑且可悲。 

  

抿唇,站着愣了许久。

与撒太子​从小结识,带着刺杀他的最终目的。

在小的时候就开始建立起所谓的信任感,从而在未来打着关心的旗号,轻松的了解到一切的前因后果,听着似乎十分轻松。

可谁知道他为此没能睡过一次安稳觉,​整天提心吊胆的害怕被揭穿,他本是一国的皇子,却活的连一只宠物都不如。

手用力的篡着,使得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,随后又像是泄了气似的松开了。

  无所谓了。

苟延残喘也好,刺杀成功也好,前功尽弃也罢。

让我还能再你身边多待就好了。

如果……如果,我只是一个在他身边的谋士多好……

再次宣群。
走过路过不要错过~
是个超快乐的大家庭啊

双北 日常

萌地自圈  误上升真人

他们两个真的好甜呜呜呜。

敲门声响了几下,撒贝宁从门后探出头来,休息室里何炅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听见敲门声抬眼见来人冲他挥挥手,示意他坐过来。

撒贝宁左看右看确定只有何炅以后轻手轻脚的走进来轻掩上了门。

看着对方​小心翼翼的模样,噗嗤笑出了声,便受到了撒贝宁的双手掌拍脸,也笑不下去了。

伸手拍开对方的手“撒老师你幼不幼稚。”​

挣脱开对方的魔掌,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一个人的位置。

“唉~”​撒贝宁故做夸张的撩了下头发,“看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。”说着顺理成章的坐在何老师旁边。

“是是是,还有你的无处安放的发际线。”​何炅翻个白眼,拿起桌前的橙子。

撒贝宁做了个投降的手势,顺手拿走何炅手中的橙子,剥下橘子皮再递给了对方。

​“那么何老师觉得凶手是谁?”撒贝宁拿出手机晃了晃,然后自顾自谈起了自己的推理。

何炅嚼着橘子认真的听了会,谈起了几个细节后​开始犯困。

“不行了撒老师,我实在太累了,先眯会。”

“哦好。”

大概是早上的拍摄太累,何老师很快就坐在沙发上睡着了,​撒贝宁刷了会手机,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靠了过来,吓得撒老师一瞬间全身僵直,一动不敢动。

斜眼往过去,何炅睡的正熟。

…完,摊上事了。

啧,写不下去了。

写不出两个老师的万分之一的甜(இωஇ )